e1d19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人間流雲拂柳依 txt-第七十三章分享-5jzpg

26 11 月, 2020 | By Herbert Nick | Filed in: 言情小說.

人間流雲拂柳依
小說推薦人間流雲拂柳依
江锦依背对着伯言的身后,她一扫眼前的敌人,比她刚刚到这里的时候少了很多。原本她和伯言打算直接进皇宫助将军府一臂之力,可是却忽然得知意川山庄在这里遭遇了伏击,他们匆忙赶到,江锦依一开始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发挥出那么大的内力,直到她一掌将三个人拍倒在地,她才领悟到自己已经能够使用更强大的力量了!
重生之蟒龍傳說 雨顯
教主不想嫁
“呦呵,这不是传说中的流云剑嘛。”一个阳阳怪气的瘦弱男子忽然出现在伯言之前不远处,他周身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瘦弱的身影似乎随时会被风刮跑,但是他却在打斗的人群中身影左右摇摆,似乎穿过了这些人似的径直走到了伯言面前,他尖细的声音充满了激动,“要不,就让我幻影来试试,究竟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人快…”
说着幻影他像是分裂开了一般,原本瘦弱的身影霎那间衍生出了一排人影,个个人影模糊看不清轮廓,忽然这一排人影又像再生了,分散出了更多更多的人影,这些人影围绕成一大圈,将伯言和江锦依包围在其中。
伯言看到幻影的分裂,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幻影他早有耳闻,一身幻化成影,所有他的分身都能够发起攻击,将对方困死在包围之中,而他真正的本体往往在最后给出致命一击,在这一击之前,谁也不知道本体到底藏在哪个分身之中,目所能及,皆是幻影。
伯言攥紧手中流云剑,环顾一圈,挥剑而起,他手中的流云剑也极快地化作千丝万缕,紧紧地缠绕住每一个幻影的攻击。可是忽然他剑锋所纠缠的人影却扑空,方才的幻影如同烟云消散,转而又如风至一般落在了伯言的身后,出现了一群新的幻影,伯言不得已收回流云剑锋,横扫一过,幻影再次从他身后消失…
江山美人之緋色傾城
江锦依看到这幻影的转瞬而逝又迅速新生,眼睛居然也找不出幻影的实体留下的破绽,再这样下去,伯言的流云剑恐怕要被这幻影左右了行剑的动向…江锦依提剑腾空而起,她错开伯言的剑锋…如果是幻影他在的话,绝对不会从伯言的正面进攻!她对着伯言身后看似空无一人的位置,猛然挥掷一剑…“嘁,死丫头,被你发现了啊。”空气之中传来幻影诡谲的声音。
伯言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他用目光示意江锦依,自己转过身来,舍弃面前的幻影大军,“啧啧,这样可不行哦,我的幻影…”幻影的话悬在空中,还未说完,忽然江锦依却冲向虚幻的人影,用自己的内力将刀刃变得无比锋利,一剑击散了人影。此时伯言正对着空虚的另一面,将流云剑飞快地变换做千万银丝,定住了面色难看,双眼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幻影本人…他嘴中细细地喃喃说道,“怎么可能,她一个女子竟然破了我的幻影阵法…”
他把寂寞當深愛 林喬L
剩下的武功不够高强的武林中人,纷纷被意川子弟压制住了。于是他们再度起身,赶往皇宫驰援威武将军。
誉王带领三支大军,将威武将军的军队封杀在其中,江立风手下的士兵,已经折损的一半,而誉王手下还有六成的兵力…看来殊死一博难免了…但是,誉王的军队忽然开始出现了慌乱,外围的士兵开始出现了打杀的嘶喊声,是救援来了!江立风终于松了眉头。
寻常的士卒和武林中的刀枪剑法如何能比较,尽管誉王手中兵力尚足,也抵不过飞剑数十人的功力,待到誉王身后只剩下三成的兵力之时,吴宗将军忽然喊道:“我东海吴宗有眼无珠,如今誉王夺取帝位,当诛之!”,东海士兵听了将军的话,一时退下阵营,不知面前敌友…誉王听到吴宗的话,气得怒发冲冠,平时傲气的脸上忽然变得充满杀戮的神情,“给我杀了这班人!给我杀!”,可惜他手下的士兵没有一个在听他的指令,这场战争忽然停止了风沙…
吴宗一马当先,提刀而去,趁誉王精神恍惚之际,斩杀他于马下。
至此,誉王的逆谋夺位之举就此结束。
丞相江立白联同文武百官推举贤明端王李浔为君王,年号:“有平”,此后,李氏王朝迎来了盛世之年,百姓安居乐业,民心向君。
半月之后。
某处的一方林荫处,伯言正在树下轻轻抚琴,树梢间的鸟鸣清悦,一声轻柔的呼唤从他身后传来,“伯言…”,江锦依脚步轻轻地走到了伯言身后。
伯言抚琴的手指续续弹弹,也未曾回首,悠然地说道:“伯言见前面梨花盛开,不如柳一再为我舞剑一曲?”。
江锦依轻哼了一声,折断身后一段柳枝,借作佩剑,轻步到梨树下轻轻挥舞。伯言指下款款流出一曲《采薇》,一如初见的靡靡之音,依旧足以撩动着江锦依的心弦…她轻轻应着节律,柳枝在微风中坚韧而柔软,打落的梨花一瓣瓣轻轻落在她的发丝之间,落在她的衣襟之上。
伯言奏到一半,突然停下了指尖,他抬起头望着江锦依语气淡淡地问道:“柳一,你可有想去的地方吗?”
最強兵王混農村 炊餅哥哥
江锦依攥着手中的柳枝,若有所思地说道:“若是可以,我想回天极岛再看一看。”,那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给她一种流连忘返的意境…
伯言轻轻勾起一丝温柔笑意,手指再度拂上琴弦,声音和着琴音传来:“往后我们就在天极岛上,盖一间草屋,闲时吃吃野兔飞鸟海鱼,一起看余生日升日落。”
梨花又随着清风飘落,江锦依认真听到了伯言说出的每一个字,她伸出手接住坠落的梨花瓣,抬起眼的目光之中是伯言抚琴的身影,她轻轻浅浅地笑着,说道:“好。”。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