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x2s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570 初次結婚,沒經驗,以後就有了看書-sfk58

1 11 月, 2020 | By Herbert Nick | Filed in: 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农村红白喜事,那是最热闹的。
大家都穷的时候,在操办这些事情上,都会竭尽全力,拿出家里力所能及的资源,最大限度让宾客满意,彰显主家大方的同时,也让大家一起分享喜悦。
以前除了地里的农活,也没有什么事情。
人们自然会积极地参加这种宴会,毕竟,能让很长时间不见荤腥的肚子里有点油水。
可现在不同了。
大队的几个厂,消化了不少劳动力,而且还都是年轻的壮劳力。
这就导致农活什么的人手也不够。
大家都很忙。
而农村红白喜事,那都是要看黄道吉日的,可不管什么旬末休息不休息的。
四大队的厂,十天休息一次,上旬、中旬、下旬各休息一天,如果不愿意休息,算加班,那可是要给加班费的,是平时的一点五倍呢!
平时一天两块钱,休息天上班,直接就变成了三块。
在没有收入来源的农村,谁愿意休息?
为了挣钱,就没空去参加亲戚朋友乡邻家的红白喜事了……
拐個皇帝做老公
刘春来深知目前这种局面。
以前没有多少喜事,但是白事偶尔也会有,很多人不愿意请假,这也会引起原本亲密的关系变得疏远。
所以,直接就借着刘九娃跟孙小玉的婚礼来开一次先例。
刘九娃父母已经不在,哪怕刘八爷是他那一房的直系,可辈分差得太远;孙小玉是二婚,在这个年代根本就被人瞧不起,自然也就没有想过要风光大办。
唯一之前没有想到的就是孙二强跟刘青梅两人搞出了人命,他又下了禁嫁令,刘家有儿子,又不是那种有着庞大家产需要更多后人继承的,自然不会招上门女婿;孙二强又是远方人,在目前严打尚未结束的时期,流氓罪都够判死刑,即使张昌贵不乐意,也没法说什么。
借着机会,完全可以形成一个惯例。
免得在四大队范围内适龄未婚人群中集中办喜事的时候,导致所有工厂都大规模地停产,同时也是为了避免相互攀比,直接给他们定一个标准。
“这想法很不错。只要开了头,即使很多人一时间难以接受,到最后,接受起来,也就容易了。”刚过来的何国华等人听了刘春来的解释,不由夸赞起来。
就连原本了解农村情况,担心刘春来这样会让很多人不满的许志强,也放心了。
喜庆而喧闹的声音,越来越近。
车队从山下上来,这一路的喧嚣,使得周围其他大队很多没有过来的人,也都往这边而来。
很多年来,葫芦村四大队都没有出现这样的热闹。
一众领导干部们看着周围的人群,很快都被他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与兴奋给感染,从来都没觉得幸福如此简单。
车队从垭口出发,再回到垭口上。
“幸福,其实很简单。”
何国华看着周围人群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感慨着。
其他领导干部纷纷表示赞同。
海賊之火龍咆哮
刘春来看着他们的神态,听着听着他们讨论的话题,心中只是一阵无奈。
这种事情,他没法说。
对于这个年代的农村人来说,幸福却是很简单。
可问题是,有些幸福,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只不过,看着领导们兴奋的表情,他没有再多说什么。
停在垭口上的车队,就这样默默地停着,没有人上前,也没有寻常时候百姓家婚嫁时候的那种喧闹。
因为,这次的婚礼,根本就没有司仪。
刘春来比谁都明白。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故意搞出来的。
不要司仪,也不要太多的形式。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过程,让所有人熟悉这种与传统方式不一样的婚礼。
有些事情,需要时间,也需要让人熟悉。
所以,他没有去找司仪,也没有让人主持,而是由大队干部来。
形成一个惯例之后,所有的事情也就容易解决了。
“春来,这事情这样搞,真的能行?以前可都是有专门的司仪,咱们这样,不仅违背了祖宗训导,也不符合惯例……”刘福旺有些忐忑。
好歹,他也是一个大队支书。
可眼前这种事情,真的是没有经历过,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爹,要想改变大家的思想,不再像以前那样大操大办,给以后形成惯例,就必须这样。”刘春来脸上浮现出严肃。
他也清楚,事情的后果。
现在如果不立规矩,随着整个葫芦村的发展,未来的后果,真不一定是他们可以承受得起的。
经济越发达的地区,婚礼也就越讲究,越铺张浪费。
这是他们目前最不愿意看到的。
“就按照现在这样做吧,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头。”许志强在问过严劲松,了解了情况后,叹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总归需要人去当坏人的。
帝少橫刀奪愛:搶來的小甜妻
刘春来虽然是老刘家的旗手,可这事情上,不管是辈分,还是地位,都是有些不足的。
不过目前来看,刘春来这样搞,即使有人心中不满,也没有人直接表达出来。
婚礼的主持,原本是有专门的知客司。
刘春来改了婚礼的形式,这次也就没安排知客司,而是由刘福旺主持。
而刘福旺这个支书,以前掌管着整个四大队快三十年,加上在刘家的辈分也不算低,来负责这些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问题。
可眼前的,他也没有经历过。
以前婚嫁,新人最多也就是到了地方,眼看要进门,为了要进门费啥的不肯迈步。
可现在,不下车是怎么回事?
刘福旺看着周围围观的人看热闹,车上的两对新人都不下车,琢磨着是不是应该让人准备红包,按照习俗,给新娘子下轿费。
毕竟,那也是规矩。
刘春来倒是知道,以前就听说过,有些地方婚礼当天,新娘临时加价要提高彩礼的;也有新娘到地方不下车,为了要更多红包的……
孙小玉是这样的人么?
刘青梅是不是,刘春来不太熟悉,也没法判断。
可他知道孙小玉绝对不是这样的。
他又不方便去问。
周围看热闹的人议论声音陡然大了起来,不知道这究竟要搞什么。
刘春来着急地向着四周看去,没见到刘雪跟贺黎霜两人。
要是有这两人,还能让她们去问问。
“这么回事?难道她们不愿意?”严劲松问刘春来。
刘春来摇头,“我过去看看。”
他真心不知道为什么。
张二强跟刘青梅两人年龄小,也没经历过什么,不懂事,有可能。
刘九娃跟孙小玉两人那都是经历过不少事情呢,年龄也都不老小,不可能临时变卦。
“怎么回事?”刘春来走到车边,看着老爹一脸怪异,开口问车窗边的刘九娃。
刘九娃看着春来,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苦笑,“春来,我这双腿无力,站不起来……”
“该不会是昨晚折腾的太厉害,走路需要扶墙吧?”刘春来差点笑了起来。
前面开车的刘千山憋着笑声。
顿时就遭到本就满脸红晕的孙小玉一个白眼。
今天的孙小玉,跟寻常时候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头发盘了起来,脸上略微画了淡妆。少了之前的那种精干,多了一种成熟的韵味,特别是在一套喜庆红色的呢子衣服的衬托下,整个人都显得更加精神。
这会儿的她,没有之前的那股泼辣,多出来了女人的娇羞。
蛇王闖空房 雲哈寶
“你这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肚子里装着呢,还敢乱来?”这话是压低了声音说的。
这话顿时让刘千山想要问。
还没开口,就被刘春来打断了,“千山,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赶紧下来开车门啊,今天人家都是新人,你这小辈,不赶紧的?到时候让你小玉婆婆给你介绍个对象啊!你这不行动,能给你介绍?”
刘千山一想,好像也对啊。
孙小玉是服装厂的总工,天天都跟一帮子女孩子打交道,要是她帮着给介绍,不时说上几句好话,那自己就不用再当光棍了不是?
当即就脸上洋溢着笑容,快速下来,跑到孙小玉一边,拉开了车门。
“说你娃儿傻你硬是不得承认!给你九爷爷先开啊!”
血戰旗 水鬼遊魂
謀曹篡魏 李送
“春来爷爷,这……”
不了仇 倪匡
刘千山有些不理解。
新媳妇儿要是闹腾起来,那得了?
刘九娃自己下来不行?
非得认为自己是新郎官,拿捏起架子来,他又不能给自己介绍对象。
“傻啊!你给你九爷爷开了车门,他下来再给你小玉婆婆开车门啊!”
刘春来无语。
这孩子,怎么就不愿意多懂脑呢?
刘千山顿时明白了过来。
又屁颠屁颠绕着车跑到刘春来所在的这一侧,拉开了车门,“九爷爷,赶紧的啊,可别误了吉时!”
刘九娃经过刘春来的这一折腾,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虽然双腿依然有些哆嗦,甚至在下车的时候就差点腿一软。
刘春来看着他这情况,不由一脸坏笑地直摇头。
练了半个世纪的童子功又如何?
總裁的黑天鵝 逗貓貓
最终,不还是在破功后走路双腿都无力,需要扶墙么!
说什么是紧张,刘大队长根本不信。
众人看着刘九娃两人下车,议论声更大了。
“狗曰的刘九娃,上辈子不晓得干了啥善事,居然能讨到这么个婆娘!”
“可惜了,这么乖一个婆娘,还是城市户口,也是制衣厂的高级干部,居然嫁给刘九娃这个狗曰的……”
“人家命好啊……”
暴君的邪妃
“这个婆娘好乖,虽然是二婚,可人家……”
各种议论都有。
毕竟,每当有婚嫁,看新媳妇儿,那是目前最大的热闹。
新媳妇儿越漂亮,周围的人也就越羡慕。
何况,刘九娃这个老光棍,本来没有任何可能讨到婆娘的,现在不仅讨婆娘了,还特么的是干部,而且人还长得乖。
刘春来没有去理会这些,走到张二强跟刘青梅两人的车旁边。
原本刘青梅梳得整齐的头发有些凌乱,张二强的脸上,更是还有好几道血痕。
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对小年轻在车上干了啥。
“又闹啥子了?”
“春来哥,他说第一次结婚莫得经验,以后就有了……”终究,刘青梅还是没有过得了这道坎。
染指皇叔
其实也不怪她。
原本就已经没事儿了,在路上,坐在车里无聊,张二强看着车队,又来了一句,要是二天结婚,全部都用小轿车……
于是乎,新仇旧恨就一起算了。
刘春来听完后,直接笑了起来,不知道是该批评张二强还是表扬他。
这话是他经常对张二强说的,很多时候,刘春来让张二强干一些事情,张二强都觉得自己没经验,干不好。
刘大队长就说,莫得事,第一次没经验,二天再做就有经验了。
说得多了,也就成了张二强的口头禅。
“行了,赶紧收拾一下,别误了时间。二强啊,其他事情都可以有第二次,但是结婚这事儿呢……”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结婚这事儿,等到以后,多少次或许都可能。
改革开放后,西方的文化传入中国,西方人的观念也会深刻影响到这片古老的大陆,对几千年的传统造成巨大冲击。
但是现在不能说这个。
刘青梅还想说什么,“放心,以后他要是真敢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直接把他变成太监!”
有了刘春来的保证,刘青梅这才不再闹腾了。
张二强听到太监二字,顿时感觉到裆部一股凉意,双腿不由夹紧了。
这野舅老倌,果然要插手。
MMP,有了刘春来撑腰,以后这日子还能过?
兜里不能超过五毛钱,这特么的已经就够让人憋屈了……
不管张二强如何,刘春来已经走了,刘青梅用双手拢了拢头发,拉着张二强就下了车。
两对新人一前一后往大队部走去。
所过之处,原本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们,纷纷让出道路来,同样,打量的眼神,更加炽热。
刘九娃差点又腿软,还好,孙小玉扶住了他,引起周围人一阵笑,纷纷说刘九娃这是把几十年积蓄的精力都给消耗了,虚了……
张二强一直都琢磨以后日子怎么过,哪里还有心思去关注其他人?
就这样看着他们往大队部会议室一侧的巨大操场上走去。
在那里,主席台上已经布置好了。
而在主席台下面,也挤满了人。
讨婆娘不在自己屋头,别说见过,听都没听过。
他们倒要看看刘春来想怎么搞。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