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ppf人氣都市异能 明天子 txt-第一百零六章 足利義政閲讀-k8iwh

31 8 月, 2020 | By Herbert Nick | Filed in: 歷史小說.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一百零六章足利义政
所以在面对大明使臣忽然来到的情况。足利义政自然要在私下与今参局商议一二。
足利义政半躺在榻榻米上面,将半个身子靠在今参局的柔弱之上,今参局的身材丰润之极,颇有盛唐风貌,熟妇气息表露无疑。
虽然眼眉之间,有一丝丝衰老的气息,但是不细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今参局一点点的给足利义政按摩头部。足利义政的小胡子舒服的微微翘起,说道:“你说说,大明忽然派遣使者,说要封我为日本国王,这个头衔,我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今参局的双目水波粼粼,似乎观察着足利义政脸上每一个表情。说道:“在妾看来,这是一件好事。”
足利义政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在鼻子里面哼了一下。
今参局立即说道:“大明乃是天下最强之国,有大明的支持,那些老东西,也不能小看将军不是。”
“而今大明船只往来日多,幕府的财政一日不如一日,这一件事情,也要与大明好好谈谈。”
足利义政这才松了眉头,说道:“也是。”
借大明的力量震慑权臣,应该是一个办法。
毕竟大明刚刚灭了朝鲜,对外的震慑力本来就大有提升,更不要说日本了。
至于大明开海之后,一日日繁华的中日贸易,固然让很多人收益,但是却绝对不包括幕府。毕竟幕府。
本来幕府用勘合贸易垄断了中日之间的贸易。
虽然中日之间贸易量不大,但是却能够被幕府独享,而今却不一样了,这一块利益被很多小商贾小大名给侵吞了。
足利义政也觉得不舒服。
当然了,他即便不舒服也不敢对大明商船做出些什么来。如果能借这一次与大明使者谈出来些什么。也是不错的。
不过足利义政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那些老狐狸可不是好对付的。估计,他们不会让我接受日本国王的封号。”
今参局笑容之中媚态十足说道:“将军何必担心,难道他们还能有什么作为吗?海贸的利益,又不是我足利家独占的,给那些老狐狸分一辈羹,还怕没有人支持吗?”
足利义政虽然有些不舍得的,但也知道,即便是在之前,与明贸易之中,也是有下面大名揩油的,日本的幕府将军并没有绝对的权威。
足利义政睁开眼睛,说道:“不错,就这样来。却不知道那个老狐狸会怎么想了。”
“将军,时间到了。”外面忽然有一个人悄声说道。、
足利义政在才起身,今参局立即起身,为足利义政一件接着一件穿上华府。
足利义政在才缓缓的走了出来。
等足利义政到了评议厅的时候,三管领四职家已经其他幕府要员,都已经到了。他们都纷纷跪在地面之上,将头放在双手手背之上。
足利义政坐稳之后,这才让下面大臣纷纷坐好。
当然这里的坐好乃是跪坐。
细川胜元首先发言道:“将军,明国使者已经到了京都。该如何接待,还请将军示下。”
足利义政说道:“管领的意思是?”
细川胜元的说道:“以在下之见,当派人去去试探一下明人的意见,再做计较。”
“也好。”足利义政沉吟一会儿说道:“伊势贞亲。”
一个大臣立即起身,踩着小碎步来到了大厅中央,然后跪倒在木制地面之上。说道:“嗨。”
足利义政说道:“你就作为幕府的代表,去见一见明人的使者。要搞清楚,明人这一次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伊势贞亲乃是足利义政的亲信。他立即说道:“嗨。”
随即伊势贞亲,倒退着踩着小碎步,缓缓的退了出去。
之后又商议了几件事情。
足利义政以喝茶为名义,请细川胜元去品茶。
足利义政在茶道上有很深的造诣,他亲自为细川泡茶,当然了,一方面固然是表现对细川胜元的尊重,另一方面却也是足利义政喜欢这个。
一番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后,细川胜元双手结果一盏茶,先是用鼻子一嗅,又是轻轻一抿说道:“将军的茶艺。即便是比叡山上的大师也不如如此了。”
在日本僧人的交游广阔,深入政治之中。精通各种艺术,茶,画,书,棋,等等。
一般来说,日本很多艺术成就高的人,都是和尚。或者是与和尚有关系了。
这也算是细川胜元的一记马屁。
足利义政说道:“我也是自知之明,管领,有一件事情,我想与管领商议一下。”
细川胜元毕恭毕敬的跪坐,低头说道:“将军请讲。”
足利义政说道:“唐船太多了。”
细川胜元立即明白,说道:“将军所言极是,唐船太多了,要严加管理才是。”
唐船自然是明朝的商船。
两人不用说太明,只需点一点就行了,具体细节自然是有下面的人来谈了。有些时候幕府与下面的大名的利益是是相同。
不希望那些各地角落的小大名分割了贸易的利益。
至于怎么谈,还是要看与明人谈的怎么样?
一座唐朝样式的建筑之中,伊势贞亲与李实已经见礼过后。两人说了一阵没有营养的风花雪月。终于插入正题了。
“贵方问我所来为何事?”李实说道:“我来别无他事,就是听闻贵国国主更替,特来册封之。”
虽然朱祁镇的目的是想夺得佐渡岛,对于什么藩属不藩属的名义,根本不在意,根本就是一个借口。
但是李实却不一样。
在这个儒家士大夫看来,所谓的佐渡金山,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不知道皇帝听了谁的谗言。
他根本不信,不过最无奈的事情就是如此,你不信不要紧,你上司信了,不管多荒谬的事情,都要办好。
但是在权重之上,李实看来册封日本国王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重新确认大明与日本的藩属关系。不管怎么说,也是大功一件,他来之前,就知道日本国内有很多人不想要幕府将军接受日本国王的册封。
他如果能达成这个目标,即便是回国之后,面对百官的指责,他也有辩解的理由了。
伊势贞亲说道:“贵使何须如此,以本官对大明的理解,恐怕不会专门派遣使者来封日本国王。贵使所来必然有特殊使命。”
李实自然不肯开口露底,他笑道:“贵国误会了,此一时彼一时也,当时与贵国远隔沧海,朝廷自然不愿意多事,但是而今与贵国近在咫尺,一衣带水而已,自然要来问候一二,免得贵国惊惧,伤了两国从太祖开始的交情。”
“贵国以为如何?”
李实话里软中带硬,看似客气,却是威胁。
用一衣带水来形容中日关系,这决计不是什么好的暗示,一衣带水乃是隋文帝说的,指的是长江,然后隋就灭南陈了。
而今说日本,其中威胁也是显而易见的。
而这个时代的日本高层,大部分汉学造诣都不浅,岂能听不出来,如果再加上之前大明灭朝鲜。
这其中的威胁就更加重了。
伊势亲贞说道:“贵使言重了,贵使言重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当然了。”李实说道:“也是有一件小事的,就是朝鲜李逆家眷逃亡出海,有人说来到了日本,此等逆贼之后,朝廷必得之,故而这一次,就请日本国王多多费心了。”
这个是一个借口,也是一个附带的小条件。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