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kad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真真假假-wozab

1 9 月, 2020 | By Herbert Nick | Filed in: 軍事小說.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1939年6月28日,日本“高松组”在公共租界胶州路康定路遭到突然袭击。
这次袭击,动用了手榴弹、炸药包、机枪等武器,造成了十七死十一伤。
其中,“高松组”和情报总部死十二人。
所谓的八豪杰,即“高松组”五死三伤。
组长高松泉当场阵亡。
三名伤者送到医院急救后,二人伤重,陆续死亡。
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
冈村武志!
“高松组”差一点全军覆灭!
而造成日特机关如此伤亡惨重的,是李士群和他的76号!
这已经不是狗咬狗的问题了。
事情,闹大了!
影佐祯昭的麾下有所谓的六金刚、八豪杰、长岛十三枪。
六金刚连上海都没有进,就被人一锅端了。
现在,八豪杰又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下。
影佐祯昭此时的心情如何,无人得知。
而且,他即将面临的是公共租界最强烈的抗议和不满!
袭击者、被袭击者,全都是日方势力!
他和日本领事有得焦头烂额了。
而李士群和他的被捕特工,随即被转移到了意大利军营里。
他们很快会被释放的。
但他们回去后又将面对怎样的狂风暴雨?
“李,整个人都傻了。”
那天,当事人哈洛上校回忆道:“当他知道自己杀的全部都是日本人后,他的脸,涨得通红通红,浑身都在颤抖,至少三次向我询问了他杀的究竟是不是自己人。我想换一个人也许当场就会崩溃了!”
……
“我要让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
孟绍原制定的整个“少妇计划”,核心点就在于要让日本人和李士群认为绝无任何的危险性。
顾老生扮演的是传递情报的叛徒角色。
简直就是本色出演。
他升官速度极快。
甚至还抓到了川田时岭。
再加上给他安上了刺杀板内康英的“事迹”,以及江秀武的粉墨登场,他在孟绍原心目中的“地位”逐渐加强。
三人成虎的精髓在于,要让你亲眼看到这个人是如何一步登天,这个人是如何重要的。
当然还会有所怀疑,那么就需要另外一个核心角色了。
一个大的诱饵。
之前,孟绍原是准备以自己为诱饵的,如何把自己包装成诱饵他都已经设计好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戴笠忽然来到了上海!
一个远比孟绍原更加“肥美”的诱饵从天而降!
日本人也好,李士群也罢,当知道戴笠就在上海,哪个不像冬天里的饿狼看到了一头猎物?
没什么人是孟绍原不敢卖的。
孔大小姐都被他当成诱饵了,又何况是戴笠?
没准哪天委员长来了上海,一样也会被他当成诱饵。
这个人可远远不止两个胆子!
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真的让戴笠公开露面了一次,去了一趟中央银行。
他算准了李士群不会轻易相信,不会轻易动手!
他算准了错失一次天赐良机的李士群,当第二次机会出现绝不会轻易放过的。
为了确保行动最终成功,他必须在时间的控制上做到万无一失。
他让顾老生值班,在最后一刻才把戴笠行踪告诉给了李士群。
下午2点,戴笠将会去康定路!
他又在最后一刻,让李之锋放了川田时岭,同样提供了戴笠的行踪情报:
下午3点,戴笠将会去康定路!
李士群和高松泉,得到这份情报的时间有个时间差。
他们开始行动同样有时间差!
无论是李士群还是高松泉,都已经没有时间去确定这份情报的真伪了。
但他们绝不会放过刺杀戴笠的天赐良机!
对他们最为有利的是,胶州路有英国军营、意大利军营、白俄武装队,军统的势力很难打进去。
孟绍原在上海呼风唤雨,但胶州路这块是他最薄弱的一点。
那里只对日本人有利!
李士群还特意全面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军统武装力量存在。
这点让他完全能够放心了。
他要对付的只是即将出现的目标!
“我还特意让李之锋把我的轿车送给了川田时岭。”
很久后,在聊起这起案子的时候,孟绍原笑着说道:“我提前通知田七在当天上午一早就出任务,带走了不少的人和车。之前我让这辆车公开抛头露面了几次,很多人认识这辆车。他们只要用了我的车,就会让李士群确定那是戴笠的车队!”
“你确定高松泉当时一定会用你的车?”
“一定!”孟绍原很肯定地说道:“第一,是高松泉他们的车子不够用,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日本人,尤其是高松组这些所谓的精英,是不愿意和一群中国特务挤在一辆卡车上的。
其次,这是孟绍原的车。我算是一个上海滩的名人,当我的对手得到我的东西,绝大多数人的心理反应是把玩,是当成自己的战利品。是用来炫耀的资本。
另一种心理反应是,开着孟绍原的车,能够让军统的人即便看到了也能确保不会暴露。可这却是让枪声响起的最后一根导火索!”
说到这里,孟绍原笑的非常开心:“退一万步讲,就算日本人真的没有用我的车,可我在车底下安装了定时炸弹,也能够炸他们一个鸡飞狗跳!”
那天,吴静怡给他倒了一杯酒:“制定计划的时候,你就想好了营救谢晋元和让日特汉奸狗咬狗同步进行了?”
“要不然,我为什么要选择在胶州路动手?”孟绍原喝了一口酒:“袭击一旦发生,负责看守孤军营的白俄武装队会如临大敌,他们会把我们赶出去。你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吗?”
“什么?
“从孤军营出来,到接应点的那一段,为了确保不会出现任何意外,轿车上,只有我、谢晋元和许成波三个人,一把枪。万一撞到了李士群的人,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我估计你当时也不担心,因为李士群正在全力以赴对付戴笠呢。”
“谢晋元现在在哪里?”
“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孟绍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谢团长已经死了,在孤军营被叛徒杀死了,这世上,从此后再也没有谢团长了。”
“为什么不公开谢团长没死这件事?”
“这件事,牵扯到的人和政治因素太多了,我真的不敢公开真相!”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