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6df都市言情 天命主宰討論-七零九章 逼退-3p0q7

31 8 月, 2020 | By Herbert Nick | Filed in: 玄幻小說.

天命主宰
小說推薦天命主宰
“陛下你现在的羽翼,着实让人生畏。”
在魔法塔的内部,伊西斯眼含深意的看着李墨尘:“看来这次陛下都不用亲自出击,阿胡拉也很难生离此地。”
此时的天命—光辉同盟的大军,确实是在光明天国内势如破竹。
他们这次临时起意的攻击,确实是超出了对方的意料之外。阿胡拉麾下的几位天使之王,还有至少六个天使军团,都没能够回归阿胡拉的神域。
而如今这支力量,正被‘战争天使’罗贝尔特统帅的一支军力,堵截在主物质界与外域之间的间层内无法脱身。
甚至阿胡拉·马兹达本人是在他们的联军即将抵达之刻,才险险的回归。
这也就导致了光明天国内的防御力量额外的薄弱,这里只有四个天使军团与安格拉·曼纽旗下的六个恶魔军团。
对面已经在动用祈并者,这方面阿胡拉积累了极大的数量。可战力方面的差距却难以弥补,由于命运之乡魔法塔的存在,阿胡拉的神域优势无法发挥。
“我可不会托大到这个地步,之所以能够安坐在此,只是还没到时间而已。”
李墨尘很淡定的回应:“那位阿胡拉殿下可不是随便就能解决的对手。”
在座的颛顼与伊莎贝尔,是要用于防范盖娅与宙斯,还有那几位混沌邪神的。
且可预见的是,阿胡拉的挣扎与反扑一定会额外疯狂,他不可能将这样危险的对手交给自己的部下与朋友。
其实他与阿胡拉之间的战斗已经在进行,除了命运之乡魔法塔与光辉天国之间,两个法则网罗之间的交锋纠缠。李墨尘正在不断的从外域截取过去的时间断层,去塞满阿胡拉的‘包容’与‘混沌’,让他的部属可以在这方神土之上横冲直撞。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墨尘的身前,有一道青蓝色的光芒闪现。
那是一个极其壮硕的身影,高约四米,形状似鹿与人的结合体——就是半人半鹿,体表覆盖鳞片,头有独角。
这位屈膝半跪在李墨尘身前:“我来晚了,陛下。由于某些力量的阻挡,我在路途上稍稍花了点时间。”
“不!你来的时间恰好。”
李墨尘的唇角微挑:“我现在更深刻的相信,运气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这正是蓝血军团的军团长杰诺斯,一位执掌着‘雷霆’与‘空间’的强大神王。
“去参与战斗吧,杰诺斯,带领你的部下,尽快帮我扫平这位阿胡拉·马兹达陛下的神域。”
杰诺斯没有多余的言语,他微一颔首之后,就再次化为雷电,降临到了战场上。
他是拿钱办事的雇佣军,李墨尘对他的要求并无任何不合理的地方,在佣金充足的情况下,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而在这位直接介入作战之后,形势更加的向盟军偏斜。
在严密而周到的智慧下,末日巨人苏尔特尔,欺诈之神洛基,黑暗女神伊什塔尔,晨曦之主阿波罗,圣战之王米迦勒,大地天使克里斯廷,自然女神阿尔忒弥斯,统领着他们的部下,在各个方向上高歌猛进。
他们在绞杀着阿胡拉的军团,穿插,合围,突击,侧旋,用各种出众的战术,绝对性的力量,碾灭这位古老光明神的每一分力量。
甚至阿胡拉的恶体安格拉·曼纽直接现身,也没能够改变战场上的局势。
出手牵制住这位的,竟然不是强大的‘蓝血之王’杰诺斯,而是自然女神阿尔忒弥斯。
在获得‘自然秩序之手’之后,这位的身体内似乎被打开了某个开关,最近不但勤奋的出奇,而且展露出的战斗力,远远超过外人对她的预料。
自然,生命,毒素,穿透,射击,狩猎与月亮,阿尔忒弥斯用的就是放风筝的战法,在月光所及之处迅速的挪移转换,而她的每一箭,都对安格拉·曼纽造成巨大威胁。
故而这位的神权没有一样达到真理级,却让安格拉·曼纽不得不分出绝大部分的力量去应对。
安格拉·曼纽的实力强大,本身是执掌黑暗与破坏的副神王。可不幸的是,月亮的概念,是对抗黑暗的最佳力量。作为阴中之阳,黑暗中蕴育的光明力量,让阿尔忒弥斯的每一箭都可轻松的撕破对方的黑暗。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阿胡拉的余伎已穷。
不过可能是为等待增援,拜火教之主一直都呆在他的光明神庭内没有现身,任由‘天命—光辉同盟’屠杀着他的军队。
“如果他再不现身,我们的大军就可以直接捣碎他的神国核心。”
两个小时之后,伊西斯朝着李墨尘躬身一礼:“陛下!我现在可以转交指挥权。”
在这个时候,光明天国的抵抗力已经趋近于无。留守在这里的十个天使军团大多全军覆没,三千万祈并者消散殆尽。所有的拜火诸神,也都退入到阿胡拉的身边。
‘天命—光辉同盟’的军队已经陈兵于那光明神庭的前方,这也使得李墨尘的‘命运之乡魔法塔’在法则网罗的战斗中逐渐占据上风。
到了这个时候,的确已经不需要过于精细的指挥了,属于神军的战斗已经结束。
接下来有两个选择,一是用这支庞大的军力围杀阿胡拉;一是李墨尘亲自出手,在诸神的协助下,杀死阿胡拉!这可以有效避免神军的伤亡,可与此同时,他也必须承受阿胡拉的垂死一搏,准备鱼死网破的古老光辉之主,依然有着十足的威慑力。
“我本人感谢您的指挥,伊西斯殿下您指挥作战的能力让人叹为观止。”
其实李墨尘不觉得伊西斯的战略战术能力强到哪去,相较于他旗下的古德里安、隆美尔等人,还是有着极大差距的。
何况这位还有着不小的私心,在征战的过程中有意无意的把他们的天使军团安排在更安全的位置,让天命神系的军队承担更多风险。
不过这位做的比较收敛,非常隐蔽,李墨尘也就懒得跟她计较了。关键是他们的伤亡本身就不多,战死的人们也会有安琪拉的死亡天使收集灵魂,在不久之后迎来新生。
然后李墨尘就又开始扫望虚空,目光中显露出几分惑然之意。
“他们应该是不会出现了。”
伊西斯猜出李墨尘的心思,却不以为然:“我认为他们参与的可能性本就不大。”
这只看‘天命—光辉同盟’雄厚的实力就可知道了——外域的蓝血之王杰诺斯,生命与战争女神伊莎贝尔,真武大帝颛顼,黑暗之母伊什塔尔,欺诈之神洛基,毒龙尼德霍格,还有她伊西斯,以及初步恢复的深渊之王撒旦,光是神王级就有八位。
在这之下,能够在短时间内发挥神王级实力的,还有包括普罗米修斯,神力天使海格力斯,智慧女神雅典娜,晨曦之主阿波罗,至高龙神艾欧,米迦勒,加百列等十多人。
换成她是盖娅等人,面对这样的阵容,在没有绝对的地利优势下,也不可能贸然参战。
他们甚至要怀疑,这是否是李墨尘设下的陷阱,要把他们引诱到这里进行决战。
“可这无法解释,阿胡拉躲入他的神庭闭门不出,坐视我们屠戮他的祈并者与神军。”
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眼中也同样有着疑惑:“他该选择在力量最强盛的时候与陛下作战,而非是任由我们一点点剪除他的羽翼。”
“我一直都在等待盖娅和卡俄斯现身,可至今为止,都感应不到附近有他们的存在。”
李墨尘一边说话,一边长身而起:“虽然搞不清楚他们在闹什么玄虚,可无所谓了。”
此时他的‘都天雷火星核剑阵’已经散布于千疮百孔的光明天国之外,与诸天星辰响应,散发着无量星辉。
而就在‘无所谓’这个词从李墨尘口里面说出来的时候,他的身影就已经离开了。带着十三种禁咒,如流星一样向对面的光明神庭轰砸过去。
他的冈格尼尔圣枪所指处,前方的一切都在破灭。无论是光明天国的法则网罗,还是那些辉煌圣洁的建筑,都直接在他的力量压迫下,粉碎成了粒子状态。
后者是源自他掌握的禁咒之一‘原子分解’,可以将所有的一切都分解为原子,而李墨尘已经将这门禁咒,提升到可以与伪真理神权并驾齐驱的境界。
然后这些原子的大部分还会更进一步,在上百亿的高温下成为核聚变的原料,燃灭一切!让这个光辉笼罩的世界,变得更加的光辉耀眼。无数的光焰,无量的辐射能,冲击着这个世界的每一片角落。
李墨尘的这一枪,让这整片神土都有了瓦解之势。甚至连早有准备的天命神军都支撑不住,在众多主神与神王的神力回护下,还是有许多人元神动荡,甚至五官溢血。
不过在它真正支离破碎之前,阿胡拉的‘烈日金环’就已经从光明神庭的内部斩出。
“轰!”
两人的这一次交手爆开了更多的光焰,不过李墨尘对法则网罗,对神国结构本身的破坏却被阻止。
“光暗合体吗?”
李墨尘的眉梢微扬,眼现出赞叹之色。阿胡拉此时展现出的能为,竟与东方的‘太极’概念有些相似,光暗合体,阴阳相合,收化运发,竟将他攻过去的绝大部分力量化解。
“不过可惜——”
可惜的是他的恶体,黑暗破坏神安格拉·曼纽还没有做到极致,也无法做到极致。
西方体系在力量修行上快速迅猛,可在统合协调方面却远远不及盘古文明的道家教派。
李墨尘没有刺出第二枪,可他召唤来的‘都天雷火星核剑气’,却已帮他破开了前方所有的阻障。而远处天命诸神的力量,则助他破坏压制了一切他该破坏的法则网罗。
当李墨尘来到那神庭大门前的时候,这光明神国已经濒临破碎的边缘。
八位神格二十的神王,十四位神格十九的准神王,加上李墨尘本身与命运之乡魔法塔的力量,正在撕扯着这个世界。
如此恢宏磅礴的伟力,即便身为此地主人的阿胡拉,也无法镇压抵抗。
“阿胡拉陛下,你这次可真让我大开眼界了,就只敢缩在你的壳里?你还在期待盖娅与卡俄斯?”
李墨尘站在那神庭前方,饱含冷意与不屑地笑着:“可他们如果愿意来的话,早就已经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李墨尘没有贸然去推开那紧闭着的金属大门,他正在有条不紊地瓦解这里的一切,颠覆着那位初代光辉之主制定的法则,在排除或者抵消阿胡拉的神力,除非确定阿胡拉在这里的地理优势被完全瓦解,否则他不会贸然进入这个让他的战力无法百分之百发挥的地方。
李墨尘也能够做到这一点,这就是他选择与荷鲁斯联手,带领着庞大联军攻入此地的意义所在。
可他虽然没有尝试去破开大门,可那门却在仅仅一秒之后,主动往两旁敞开,将这座光辉神庭中的一切都展现在李墨尘的面前。
只是眼前的情景,却让李墨尘眼现出了几分讶色。
此时拜火教残存的诸神,如虚空天使瓦赫曼,火焰天使阿塔赫什特,大地天使斯潘达尔玛特,月天使玛赫,时序天使祖尔宛,无序魔王萨鲁瓦,虚伪魔王德鲁吉等等都分列两旁。
安格拉·曼纽的身影不在殿中,不过位于宝座之上的阿胡拉·马兹达,却是身化黑白二色。一半的躯体光洁如玉,另一半的躯体则是色泽黝黑——这黑白二色并不平衡,也导致它们的交融处不断的崩出血痕。
让人吃惊的是,阿胡拉·马兹达身后展露出一对巨大的羽翼。可这羽翼上的几乎每一片羽毛都正在滴着血,而阿胡拉本人的眉心处,蕴藏着一丝黑气。
李墨尘看了一眼,立时就明白了究竟。
这个时候他反倒不急于动手,反倒是含着几分好奇的询问道:“这是被色孽的力量污染了?什么时候?”
“四年前。”
阿胡拉的神色,心绪都还算平静:“在那场阿拉斯加战争之后不久,真理教的许多阿訇与祭司,都因‘极乐’这种毒品而堕落。”
李墨尘顿时了悟,然后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心想这位真是咎由自取,吃鸡不成蚀把米的典型。
色孽之主在凡人世界散播毒品,目的正是为针对天命神系与光明神教。
可光辉之主对他那些信徒的要求一向都非常严格,而命运教会的严苛则更在其上。只有阿胡拉,为篡夺真理主宰,不得不兼容并蓄的接收真理神教中一些不那么纯粹的教徒与阿訇。
所以,以‘极乐’为首的这些毒品,并没能够撼动他与荷鲁斯,却让阿胡拉误中副车。
幸亏是这位掌握着真理包容,否则祂早已被色孽掌控。
所以血宴魔虫之战,阿胡拉与祂麾下诸神的缺席也就可以理解了。一方面是神性确实被污染了,一方面则是无能为力。
李墨尘又看着阿胡拉的那一对翅膀:“密特拉被你吞噬了?”
“我在抵抗色孽,被他看到了机会。”
阿胡拉知无不言的答着,态度非常坦诚:“祂对我的怨恨众所周知,在这个世界也的确有取代我的可能,不过我这边也有着足够的防备。”
李墨尘失笑:“你这样的状态,还敢去与光辉之主争夺黑暗世界的光明神?”
他猜阿胡拉之所以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多半是因与光辉之主的争斗分心所致。
“那是我唯一的机会,我不能不争。借助你制造的那颗太阳,我可以化解体内的一切问题。不过很遗憾,荷鲁斯当时的状态终究在我之上,也占了先机。”
阿胡拉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遗憾之色,祂看着李墨尘:“我现在的状态你也看到了,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李墨尘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只要我现在继续动手,你就准备彻底倒向色孽对吗?可笑的要挟!”
“可这很有效。”阿胡拉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苦笑着道:“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我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混沌,这就得取决于陛下你。”
“可我现在在想,在你堕落之前将你杀死,或者堕落之后也不是不行。”
此刻李墨尘的杀意,确实凝冷如刀:“你确定你能要挟到我?”
“我从不怀疑命运主宰的力量,可我也知道,在我堕落之后,色孽一定有办法让我逃脱。”
阿胡拉不为所动:“又或者,让你与你的神系付出一定的代价。我的躯体,可以从祂那里获得更多更强的力量,就如卡俄斯。你如果一定想要杀死我,是可以试一试的。”
李墨尘想了半天,还是收起了他的冈格尼尔圣枪,然后往身后回顾:“我可以答应你,在你付出足够的代价之后,让你与你的神系,安全的离开光明世界,甚至可以帮助你净化一部分混沌的力量。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十个天使军团,三千万祈并者,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屑一顾?”
“可在这之前,你会相信我?”
阿胡拉面无表情的反问道:“我想我也只有毫无反抗余地的躺在你的砧板上,才能够真正取信于你。何况,他们当中至少有七分之一的数量已经被污染。我无法分辨,也就没法选择。这个时候,换成是威尔顿斯坦陛下你会怎么做?”
李墨尘哑然无言,他想如果自己面临这种情况,可能也不比阿胡拉好到哪去。
他是决然做不到阿胡拉这样狠辣无情的,可一场无比血腥的清洗也是势在必行,所以也没必要在这位身上再找什么道德优越感了。
“那就说说价格吧,我要你们的所有财富,包括魔能材料等等。‘烈日金环’也得留下,这件神话武装本就出自光明世界,我认为它还是留在故乡的好。”
阿胡拉依旧面无表情:“可以!这很合理。”
“还有——”李墨尘指了指阿胡拉的那对羽翼:“密特拉,把祂与祂的契约转给我。”
“密特拉?”阿胡拉有些疑惑:“你确定在你的麾下,祂应该没有容身之地。而且这位,现在也与我一样,神性受到了污染。”
“这就不劳阿胡拉殿下您关心了,我自然有处理他的办法。”
李墨尘笑了笑:“不过这只是我这边的条件,伊西斯殿下那边,你得自己去说。”
这个时候,伊西斯已经进入这座殿堂。她望见阿胡拉现在的状态,也很是惊奇,目光中有错愕,有愉悦,也有嘲弄。
不过阿胡拉对她的态度却截然不同,他用森冷的视线与伊西斯对视:“可我不打算对他们母子做任何让步,他们还没有让我承认失败的资格。如果你们一定要给我这样的羞辱,那么我宁愿去投靠色孽。”
伊西斯的眸光,瞬时就阴沉了几分。
也就是说他们这次的联盟,天命神系拿走了所有的好处,而她与光辉之主却是一无所获。
可随后伊西斯就调整好了心态:“那就这样吧,我可以接受。”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战利品,而是解决阿胡拉这个威胁之后,可以让他们从容的去应对黑暗孽海,应对另一个荷鲁斯。
“不过这契约该怎么签订?奸奇的力量可以让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契约都无效,而这位的力量,显然已进入这个世界。所以,我现在很难相信星辰契约,或者根源契约这种方法。”
李墨尘心想这倒是简单,他现在旗下所有的契约,也都不用根源与星辰了。几乎所有契约的监督与应报方,都指向了他自己。
这么做缺点是制约力不如,优点则是省钱安全。他无法阻止奸奇的能力,却可以在缔约者背叛的第一时间获得感应。
至于阿胡拉的问题,也很好解决。换一个能够与奸奇抗衡的存在作为监督就可以,比如那道门三教之尊,又比如阿色拉人的那位大帝——
※※※※
安托利亚大陆,依旧是那个荒凉无人的小码头,色孽之主的身影,再次降临于此。
“你让我疑惑了,我的同胞。”
祂的语气很不好,稍显杂乱的声线,也暴露出了祂的心情:“我一直都在等待着,可最终一无所获。”
“你是在抱怨我没有出手干预?”
那渔夫打扮的老人定定的看着前方的浮标:“我可没有义务一定要帮助你,就因为在你看来,形势已经无限的向他倾斜?”
色孽之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情况难道还能比这更糟糕我那两个可怜的小盟友,他们只能将奥林匹斯神山与万神殿,继续往外域挪移,他们甚至已经没有守住神国的信心。”
“阿胡拉已经出局,能够对抗那位命运之主的力量又少了一个,他们当然守不住。”
渔夫语含讽刺:“可是色孽,这不是因你的贪婪所致吗?你看到了机会,试图将阿胡拉也转化为你的棋子,却从没想过,这会反过来给予命运之主可趁之机。这就是你的局限啊,色孽,你很狡猾,也很聪明,可永远都不知道克制住你的欲望。”
就在说话的时候,他又有了收获,一只新钓上来的小黄鱼,被祂放入到了笼中。
“你应该能够想明白的,你的污染一定会导致阿胡拉的力量减弱,也一定能够想到,以那位命运之主的行事风格,一定会在这个时候不惜一切的扫荡所有能够威胁祂的存在。可你还是这么做了,欲望与贪婪蒙蔽了你的智慧。所以,现在你又想要获得我的帮助,想要我给你收拾残局?这不是很可笑?我有什么义务拿出我的力量,投入这场在我看来必将失败的战争?”
色孽之主不由陷入沉默,祂很不爽,却也同意奸奇对祂的指责。
大概一分钟之后,祂就调整好了心绪:“说说看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猜纳垢的力量,也没法动摇他对这个世界的统治。”
“这显而易见,他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尤其这位展现的神力,在与阿胡拉作战的时候,居然还能让所有凡间城市的魔法塔魔辉长存,还能一直为他的信徒提供力量,让他们活力充足的对抗瘟疫,这真是让人惊叹!”
渔夫微笑着:“我想的是既然没法阻止,那就不用去阻止了。我甚至希望你能够帮助我推波助澜,让祂更进一步。”
色孽之主微微一愣,然后就陷入了凝思:“我猜到你的想法了,是要借助帝皇的力量,以退为进是吗?用这种方法逼迫泰拉帝国提前介入,这真的有可行性?”
“我不确定,可你想要在帝皇之前拿到那东西的计划不是已经失败了吗?无论是我还是你,又或是恐虐纳垢,都没有绕开命运之主,取得那东西的可能了。难道你现在,还不肯承认这个结果?”
渔夫没有听色孽的反驳之词,他继续说着:“我认为你得换个思路,我们一定得与这位命运主宰纠缠,然后等待帝皇将这个世界改造完成,带着大军降临这里吗?你就没有注意到帝皇与祂的皇子们,至今都置身事外?”
色孽不由目光微闪:“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我得仔细考虑。”
“去考虑吧。”渔夫神色不以为意:“可我觉得你现在考不考虑都不重要,被命运之主挫败这么多次之后,你现在还能拿出多少力量呢?”
色孽一声轻哼,以示不屑,然后祂的躯体,就再次消失在这片海面上。
而此时那渔夫,也用含着嘲讽的语气自言自语:“不愿放弃吗?我们从来都擅长从内部去瓦解敌人,而不是愚蠢到与他们正面对抗。而我的同胞,你似乎忘记了这个道理。”
“那个家伙最让人头疼的既不是他的智谋,也不是他的个人实力,更不是他座下的神系,而是他那恐怖的气运呐——如果不将这气运消磨干净,谁能在这个世界拿他怎么样?”
※※※※
大概三十二个小时之后,李墨尘看着阿胡拉与祂的从神们御空远去,消失在无垠太虚当中。
这个时候,祂已经完成了与阿胡拉的约定,帮助祂净化了一部分混沌力量,又分离出了密特拉。其实李墨尘能够做得更多,如果让爱斯坦丁他们布置一套针对性的法阵,他甚至有把握让阿胡拉的神性,恢复纯净。
李墨尘也有着这样的意愿,他担心阿胡拉抵抗不住色孽的污染,最终成为自己的敌人。
何况李墨尘与阿胡拉最终签订的契约,是在他与光辉之主同盟期间,阿胡拉与祂的神系不得返回光明世界与黑暗世界。
——这明显是为制衡光辉之主,可哪怕伊西斯也没法说什么。而作为李墨尘期待的制衡力量,他当然希望这位能够改善现在的状态。
问题是阿胡拉对他们放心不下,在李墨尘帮助祂清除体内一些明显的污染之后,这位就拒绝了李墨尘更多的帮助,不愿让后者有触及祂神性的机会。
李墨尘微觉遗憾,可既然阿胡拉执意如此,那么他也无需强求。
而就在阿胡拉离去之后,李墨尘就返回了他的命运之乡魔法塔,去见他的另一个战利品,曾经中东地带的太阳神,阿胡拉的光之天使密特拉。
“我必须提醒你,你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密特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契约无法约束我,而你也无法获得我的忠诚。到了这个地步,我宁愿面对死亡,也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所谓‘天使’。”
“意思是如果奸奇的力量挑拨,你一定会背叛?”
李墨尘语中含笑道:“这么决绝,就不问问我给你的开价?”
密特拉微微皱眉:“我想这个神系不会再有第二位太阳神了,呵,也从来没有过,只有一位晨曦之主。你也不可能给我一个更好的神职,否则怎么去安抚你的那些部下?”
“如果是秩序天使呢?”
李墨尘发现密特拉明显一阵愣神,然后这位眼中又跃动出些许的光泽。
“秩序天使?”
“执掌秩序与惩戒。”
李墨尘微笑着:“我的旗下,还没有这样的力量存在。除此之外,鉴于你的力量,我还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的神使。”
密特拉陷入深思,在远古的年代,祂的确是秩序的象征,本身执掌着一定的秩序力量。
祂不由自主的心动了,秩序与惩戒之力并不逊色于光辉。
“就只是天使?”
“就只是天使,我不打算给你更多。”
李墨尘神色坦然道:“我唯一能保证的是,你在我的麾下不会有名无实,我会让你执掌一个完整的天使军团,负责神国与凡间的秩序。”
阿胡拉掌控下的密特拉其实非常憋屈,上有阿胡拉这个光明之神,下有具有虚空与火焰力量的天使瓦赫曼,还有掌握火焰与光的天使阿塔赫什特。
在拜火教神系中毫无权柄,甚至没有被列入六大天使之列。
这位的最终反噬,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如果是秩序与惩戒的神职,我倒是可以接受,可你能信任我?”密特拉有些狐疑的看着李墨尘:“哪怕奸奇之主他正在看着你?”
“这就是我的问题了。”
李墨尘看着密特拉:“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我的净化,然后去获取功勋。尽可能的获得我的信任,还有你的同事们的认可。”
不过对李墨尘此举有疑问的,显然不止是密特拉自己。在这位新任的秩序天使离开之后,普罗米修斯就皱起了眉头:“陛下,我认为这个人不可信。尤其是这个时候,很可能会为我们埋下隐患。”
别说是他,首相俾斯麦也是不认可的:“陛下,我听说过这位神明的事迹,很难相信祂会屈居人下。”
“可这位的实力也很强大不是吗?”
李墨尘却眼现期冀之色,“如果不是他在根基未稳的时候,就愚蠢的进军罗马,未必就会输给阿胡拉。而现在只要我稍稍放开一点对祂的限制,神格二十轻而易举。”
全盛时期的密特拉的确非常的强大,祂的教派一面在与阿胡拉的拜火教作战;一面侵入罗马与宙斯统辖下的奥林匹斯诸神抗争;一面则侵入身毒,杀到身毒诸神节节败退;之后他进入了埃及,几乎取代了九柱神。
而在罗马的本土,密特拉压制了光辉之主至少三十年。
在那个时代,这位就是最强大的神明,五面开战都能占据上风。而此人的战败,其实是多方面合围绞杀的结果。
这样的人,的确不是甘居人下的。不过——
李墨尘笑着看向她的智慧女神:“雅典娜殿下,您认为呢?”
雅典娜没有让他失望:“陛下的目的之一,是为万神殿”
密特拉是万神殿最初的主人,曾经被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种族认可为万神之主,直到他惨败。
“而这场战争,让您洞悉了奸奇的意图。他们几乎没有像样的抵抗,可见那位诡诈的君王,祂不打算阻止您成为这个世界的神上神。所以,我们现在得考虑下一个对手了。”
雅典娜扫望着在场的众人:“诸位,泰拉帝国大军来临之日,可能就在不久之后。而现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份力量都值得珍惜。密特拉不可信,可在对抗帝皇的时候,他一定是可靠的。”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