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q9m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txt-第三八三章 從首善書院開始改讀書-jb4l3

31 8 月, 2020 | By Herbert Nick | Filed in: 歷史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朱童蒙看了一眼崔呈秀,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面也清楚这个家伙在打什么主意。
自从崔呈秀官职被提拔之后,朱童蒙的心里也是高兴的。
对于自己的情况,朱童蒙很清楚,早些时候陛下提拔、重用自己,为的就是让自己来做一把刀。
事实上,朱童蒙也的确做了一次刀。只不过在那以后,崔呈秀便横空出世抢了他做刀的机会,主动凑了上去,而且乐此不疲。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事情都被崔呈秀做了,朱童蒙反而没有那么显眼了。当然了,如此一来,朱童蒙的官职也就升不上去了,甚至也没有得到陛下的重用。
反而是崔呈秀官职不断提升,也越来越得到陛下的器重。
对此,朱童蒙可没有什么妒忌之心。他有想法,但他不是傻子,而且和崔呈秀也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两人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在朱童蒙看来,自个儿当初弹劾书院和讲学那是出于公心,为的是大明、为的是陛下。
而崔呈秀这家伙摆明了就是在投机取巧,就是在为了他自个儿、为了官职。
所以两人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面。
朱童蒙知道,这一次崔呈秀找上来,无非就是想让他出手。
要知道,京城大大小小的书院有很多,可是真正上得了台面的却没几个。其中比较突出的就是首善书院,这也是一家与朱童蒙有仇的书院。
首善书院由都御史邹元标等创建,集同志讲学其中,与高攀龙、钟羽正等人在这里讲学。
虽然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东林党已经式微,被陛下给打趴下了。可事实上,首善书院的地位一直很高,而且这里聚集了不少人,可以说是东林党在京城的一个大聚点。
书院改革在京城做试点,那么必然就要动首善书院。不但要动,还要大张旗鼓动动,还要第一个动。
显然崔呈秀来找朱童蒙,为的就是首善书院,这是以为朱童蒙会报仇。
不屑地看了一眼崔呈秀,朱童蒙说道:“崔大人,这件差事陛下交给了你,都察院上下不便插手。你尽管放手施为,不用顾忌都察院,更不用顾及本官。本官是不能插手的,所以崔大人也就不用开口了。”
说完这句话,朱童蒙直接迈步向前走了出去,一副不想搭理崔呈秀的样子。
这件事情本来就难办,肯定会得罪人,何况朱童蒙也不是寻思报复之人。
朱童蒙才不会参与,崔呈秀想拿他当枪使,也是瞎了心了。
崔呈秀看着朱童蒙的背影,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此时,崔呈秀已经在心里面发了狠。
朱童蒙这个老家伙一定要弄下去,在自己面前实在是太碍眼了。
这一次自己想要联合他,他居然不识抬举!当他自个儿是什么东西?
“哼!”
崔呈秀一甩袖子,也直接向前走了出去。
朝堂上的消息一直以来都是大家所关注的,传递的速度也非常快。何况这一次的事情,不要说满朝文武了,整个京城都在关注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消息的扩散就更快了。这边刚刚散朝,那边就已经把消息放出去了。
消息传出去之后,自然就是一番议论。
这一次谈的事情太多,所以根据不同的事情都有不同的风向。
有的人在意的是皇家亲军统领衙门;有的人在意的则是孔家的事情,认为这是读书人的命;有的人在乎的则是改书院的事情。
一时之间可以说是人心慌慌,更可以说是议论纷纷。
没有牵扯其中的人,多半也是拿这件事情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凡牵涉其中的人,每一个心中都非常的紧张,谁也不知道朝廷最终的决断会如何、这件事情会牵扯到有多深。
不过大家要在意的也并不是所有的事情。比如孔家的事情,大家倒也是关心,不过成与不成的也不会损害到他们太多。
虽然读书人这么做是本分,喊出“孔圣人的牌子不能倒”这样的口号也能够树立自己的威望,但是朝廷不答应,无非就是和现在一样。
至于说成立皇家亲军统领衙门,更多人都不在意,这种事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陛下想要养一些兵罢了,这天下的兵还不都是陛下的?
所以他们更不在乎了。唯一让他们担心的就是书院的事情。
这皇家书院一改,以后恐怕没有说话的地方了。这算是一件关乎大家切身利益的事情,所以还没有出具体的政策,下面就已经吵成了一锅粥。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崔呈秀这里。
对此崔呈秀也很无奈,毕竟自己的名声不好,消息传出去之后,听到自己的名字,下面的人就觉得自己干不出什么好事,就会下意识的就要反对。
对此,崔呈秀恨的牙痒痒,但是也没办法。
不过崔呈秀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弄得太暴力,毕竟这是京城,天子的脚下。如果把事情搞得太糟糕,让天子没了面子,自己恐怕也就没了脑袋,
所以崔呈秀准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先去找人谈谈。
首善书院的负责人现在是钟羽正。原本还有高攀龙等人,可是现在没有了,那些人全都被陛下处置了,能够做主的也就剩钟羽正。
而在此时的首善书院之中,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钟羽正的脸色很难看。
对于朝堂上的决定,钟羽正实在没有办法干涉。现在东林党在朝堂上已经被扫落一空,各地都在创建书院,都在讲学,这也是大家为了积蓄力量、为了重返朝堂所做的努力。
可是现在崔呈秀却在挖东林的根,简直是太狠了,为人毫无底线,一心一意的媚上,简直就是读书人的耻辱!
“钟兄,你即便走来走去,也无济于事。”
在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他看着钟羽正,脸上带着苦笑,有些无奈的说道:“事到如今,咱们要做的是想办法。否则即便是再急切又有什么用?”
听了这话之后,钟羽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男子缓缓的说道:“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们又能够做什么呢?现在陛下下旨,朝堂上没人反对,我们即便反对又能怎么做?集之,难不成你有什么好办法?”
闻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说道:“事到如今,的确是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如今朝堂之上做了决定,想要以京城为试点。京城动起来,必然要动我们首善书院。”
“即便是这件事情交给了崔呈秀,崔呈秀也不敢滥言迫害。否则一旦有人弹劾,闹出了事情,伤了皇家的脸面,最重要的是让这件事情没办法做成,他崔呈秀也只能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我们也不用太急迫,看看他们怎么说。”
听了这话之后,钟羽正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有些无奈的说道:“可下面的人不会这么听。如果这一次闹腾起来,恐怕我们在中间也不好办。集之,你一向计谋多,不如想个办法。”
“恐怕是难呀。”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不怕出事情,就怕被有心的人利用。如果有人暗中挑唆,恐怕我们就会被推上风口浪尖。到时候我们同意改建皇家书院,就会被万人唾骂;我们不同意改建皇家书院,陛下那里我们自然交代不过去。”
“你是说,那些人会拿我们来搅黄这件事情?”钟羽正看着男子,面容严肃的说道。
“正是如此。”男子捋着胡子,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反对的肯定不止我们一家,但是这些人不敢大张旗鼓地站出来,只能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如果京城的事情被搅黄了,推广到全国自然无从谈起。”
“而如何搅黄京城的事情,无非就是自第一家开始就反对。如此一来,朝堂下不来台,到了那个时候,这件事情自然也就做不成了。可是这第一家站出来反对的,恐怕会成为朝堂上的靶子。”
“阮大成,你不要危言耸听!”
这个时候,忽然又有一个声音如平地惊雷般响了起来。
随后,一个人迈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也是一身读书人的打扮。
“魏大中,我说的话难道不对吗?”阮大成看着走进来的人,沉着脸说道。
见到这两个人对峙了起来,钟羽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两人本来就不对付,现在又因为这件事情站到了两边,恐怕这一次又要吵闹起来没完了。
“当然不对。”魏大中怒目瞪着阮大成说道:“我们创办书院,为的是传播圣人学说。书院之中的很多先生甚至都不是科举出身;即便是科举出身,身上也无官职,只以做学问、传播圣人之道为己任。圣人之道,岂容亵渎!”
“皇家书院教的是什么?学子之中居然还有粗鄙的武夫。如果首善书院也变成那样,天下书院也变成那样,圣人之道是什么?”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