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ero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帝國星穹-五、大宛疑雲閲讀-3ii4n

30 8 月, 2020 | By Herbert Nick | Filed in: 歷史小說.

帝國星穹
小說推薦帝國星穹
“家师姓张,讳衡,字平子。”
段实秀缓缓说出了自己老师的名字。
赵和听到这个名字时,并没有他原先想象得那么激动。
这个名字……其实在他意料之中。
或者说,他在来西域之前,就已经做好准备,于此听到这个名字,甚至见到这个名字的主人了。
“张先生啊……果然,五贤之会中的第六贤啊。”赵和沉声道。
段实秀扬了一下眉:“大都护果然一直在追寻先生的消息?”
赵和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哑然失笑。
这还用问么,自从得知五贤之会的事情之后,他就一直在暗中调查此事,虽然对自己的身世已经不是那么好奇,甚至有某种超出此外的猜测,但是,若能见到这位张先生,自己无论如何都要问上一问的。
特别要替自己那五位困死于铜宫之中的老师问一问张先生,他策划这一切,所为者何。
赵和半闭着眼睛,想象着自己遇到张衡时的情形,大约过了几息时间,他才重新开口:“段长史,张先生如今都还健在,他的寿数……快八十了吧?”
“先生寿已八十一,我最后一次见他是一年之前,彼时正为他庆贺八十大寿。只不过先生鹤发童颜,身手矫健,看上去最多不过五六十岁的模样罢了。”段实秀道。
“那是自然,据我所知,张先生与一位华神医相交莫契,张先生精通传说中的越女剑法,他将剑法传给华神医,华神医由越女剑法逆推出猿公剑法,又由猿公剑法再推出引导之术,名为五禽戏。华神医将五禽戏传与当今宰相上官鸿,所以上官鸿虽然也是年过七十,却依然精神得紧,咸阳城中,有恶之者称千年王八万年龟,便是者上官鸿啊。”
赵和嘴里说的是上官鸿,但是事实上,却也在暗指张衡。
段实秀自然听得出这一点,他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但不等他将自己的愤怒表露出来,赵和便是一笑,欠身对他道:“我说得有些过了,但段长史,你就原谅我一回,毕竟……我是一个自出生起便被人安排自己命运,背负着沉重担子的不祥之人。”
段实秀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萧索的赵和。
说这“不祥之人”时,赵和双眼简直与死鱼没有什么区别,了无生机。
而他这番话中透露出来的东西,也让段实秀不好再说什么。
他对赵和的身份略有猜测,从张衡口中,也稍稍了解了一些此人早年的事情,因此,他很清楚,赵和说得没错。
因为某种原因,赵和从未体验过亲情,虽然五贤之会让五位贤哲入铜宫教导他,但这又给赵和增添了许多负担——特别是出了铜宫之后,得知这五贤的真实身份,明白他们做出的牺牲,赵和的负担就更加沉重。
说来说去,这不过是一个二十岁尚且不足的年轻人。
他能够不被这副沉重的负担压垮,就已经是天赋禀异了。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张衡可以说是幕后推手之一。赵和心中生出些许被人操纵命运的不快,那算得了什么?
“张先生如今在哪里?”发完牢骚之后,赵和问道。
这才是关键问题。
赵和心中的那些疑问,只有见到张衡本人,才能给他解答。
“先生一年之前过完八十大寿之后,便独自西行,去了大宛……他说要借道大宛,前往更远的波斯。”
“这位老先生!”赵和忍不住笑了一下。
苦笑。
这位老先生八十高寿了,不呆在中原享福,却跑到西域来吃沙,来西域后还不老实,竟然又跑去了大宛——要知道来北州还可以取道天山之北,除了漫漫黄沙之外就只有犬戎人能够给行程造成困扰,但去大宛可是要翻越葱岭,爬过天山的赵和很清楚,在翻越高山时人身体会产生什么样的不适。
听段实秀的口气,张衡还是独自一人前往大宛,年纪这么大了,就算身体再好,又能好到什么地步,没准就会倒在翻越葱岭的路上,无声无息地死去……
摇了摇头,赵和收起自己的遐想,他向段实秀拱了拱手:“多谢段长史,若是有张先生别的消息,还请……”
他话声未落,外头传来匆匆的脚步之声,紧接着,一名护卫来到门口。
正是将昧彻带走的护卫之一,他手中还拿着一封信,神情有些异样。
“大都护,从那个大宛人的行囊之中,搜到了一封信。”护卫沉声禀报道:“信是用我们秦人文字写的!”
赵和接过那封信,只看了一排字,脸色顿时大变。
他很少有露出这么激烈的情绪之时。
他甚至没有仔细看信中的内容,而是当着段实秀的面,从身后的书架之上,取出一个木匣,打开木匣之后,又露出里面的一本书册。
段实秀瞄了一眼这书册的封面。
这并不是如今大秦盛行的印刷书册,而是手写。从封面来看,书的时间稍稍有些长,至少是二三十年前的旧事了。
封面上“罗织经”三个字,让段实秀眉头微微一扬。
这三字原本是用朱砂所写,但是因为时间久了,所以有些褪色,看上去与干涸了的血一般。段实秀只看到这三个字,便隐隐觉得心中发麻,似乎是什么极不好的东西。
“段长史,你精通公文案牒之术,替我看看,这信上的字迹,与这书上的字迹是否相同。”赵和沉声道。
段实秀低头看了看信。
这信是写给霍峻的。
段实秀有些讶异地看了一眼同样伸头来望的郭英,按理说,昧彻是大宛派来与郭英联系的,有什么书信,也应该是写给郭英才对。
但现在看来,大宛不但与郭英有联系,也与霍峻有某种暗中勾连。
然后他再去仔细看信中字迹,看了十余字之后,便看到了一个“罗”字,却与那本《罗织经》上的“罗”字一般无二。
段实秀又仔细揣摩了一番,然后很肯定地对赵和道:“看情形,这本书与这封信,当是一人所作。”
赵和“呵”的笑了一声,面上却没有任何喜色。
《罗织经》的原作者乃是江充,后来落到了温舒手中,再辗转到了赵和手里。
这封信,则是大宛的某人让昧彻在特定情形之下转交给霍峻的。
江充。
那位挑唆烈武帝杀死自己的儿子和皇后,将无数人的血涂满咸阳街道的江充。
那位早就被认为死去,却又隐隐在许多重大事件中露出身影的江充。
那位改变了赵和命运的江充。
若说张衡在赵和命运的幕后推手之一,那么这个江充,就是赵和早年命运的决定者。
温舒曾奉烈武帝遗命追捕这个江充,但是一无所获。
赵和曾经去掘过此人的坟墓,却发现其坟墓已经被掘过数回。
赵和虽然不作声,但屋内众人,都感觉到似乎有一场风暴在赵和的胸膛之中酝酿,这场风暴,可比他方才对张衡的小小抱怨要大得多。
甚至让屋子里的气氛都变得极其压抑。
“从墨迹来看,写此信者应当是在半年之内所书,甚至时间更短。”此时尚能且敢说话的,唯有段实秀了。
“是啊,是啊,若是如此,也就是说,半年之内,甚至更短的时间里,写此信者应当就在大宛……不过我们何必去猜呢,有人可以询问……把昧彻带过来吧,正好,也到了与他说话的时候了。”
赵和轻声说道,那名护卫却不敢有半点耽搁,转身小跑着就出了门去。
段实秀抿了一下嘴,略带忧忡地看着赵和。
赵和眯了眯眼:“段长史可是怕我因怒而动?”
“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段实秀道。
赵和点了点头:“有理,有理,兵法至理……长史对我有些太不信任了。”
“非是我的不信任大都护,而是大都护惯于做此惊人之举了。”段实秀眉头皱紧,沉声道:“我虽不知这封信的作者是谁,但从大都护的反应中看得出,大都护对见到他非常急迫,甚至更胜过见到我的老师吧。”
赵和这一次愣住了。
“如此急迫之下,若是那个昧彻确认,写信之人就在大宛,大都护是不是要抛下北州,孤身前往大宛,探查此人的下落?”段实秀又道。
赵和面色微微一变,这确实是他的一个打算。
“若真如此,大都护置北州于何地,置我们这些部下于何地?”段实秀追问道。
赵和默然不语,好一会儿之后,才一声叹息:“人生在世,多有身不由己之时,此前我总觉得这句话是推托之语,如今……不过,段长史,我也要反问一句,北州的安危,你们的希望,难道真的就只寄托于我一人之身么?”
这一下,轮到段实秀愣住了。
“北州是北州人保下的北州,若将希望寄于一人之身,那么此前为北州牺牲的数以万计的英烈,岂不是死得没有价值?你们这些支撑北州的骨干,即便不是独当一面之才,也是一时称职之选,若你们只把希望寄托于我身上,那你们的学识、才能又有何用呢?”赵和扬眉看着段实秀:“段长史,有的担子太过沉重,非一人可以担之!”


Tags: , ,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